主页 > I素生活 >妞书僮:这座杀人村竟然是女主角心中理想的乌托邦?《理想国》新书转载 >

妞书僮:这座杀人村竟然是女主角心中理想的乌托邦?《理想国》新书转载

来源:必赢3003app_星力九代活动新注册送分      2020-07-02 10:20:20     阅读次数:816

《理想国》

第一章    花咲町

《FLOWER》八月号(英新社)

〈SICA憧憬的人〉第六回

为轮椅族创造一个舒适的城镇。

当初是基于这样的理念,而创立了「克拉拉的翅膀」这个品牌,以天使的翅膀为主题的素烧吊饰,在推出之后就受到轮椅族及其家人,以及从事社会福利工作人士的喜爱,由于吊饰很有设计感,之后以二、三十岁的年轻女性族群为主口耳相传,成为市面上的人气商品,目前从订购到收到商品,需要等待长达一个月的时间。

让所有人都拥有一对飞向社会的巨大翅膀。

「克拉拉的翅膀」至今仍然以此为理念,推动各项活动,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克拉拉的翅膀」的创设成员堂场菜菜子女士、星川澄玲女士和相场光稀女士来和我们分享相关的经验。

SICA:首先想请教一下,三位是怎幺认识的?

鼻崎町是太平洋沿岸的一个海港城镇,人口约七千人。日本屈指可数的食品加工公司八海水产,俗称八水,在战后丰富了国民的餐桌,八水在鼻崎町有一家国内最大的工厂,所以鼻崎町并没有和附近较大的县市合併,继续成为一个独立的城镇。

这是堂场菜菜子在小学的社会课上学到的知识。

鼻崎乌托邦商店街以成为城镇入口的国铁鼻崎町车站前为起点,连结了通往鼻崎岬的沿海县道,全盛时期每天有一万人造访。

这是在商店街经营佛具店多年的堂场重雄,也就是菜菜子的公公经常挂在嘴上的话。菜菜子也在鼻崎町出生、长大,只是娘家离商店街有一段距离,回顾从小到大的人生,从来不记得这个城镇有过如此繁荣的景象。就算是自己出生之前发生的事,她也难以想像每天有超过城镇人口的游客造访。这里并不是什幺观光名胜,游客怎幺可能来这种地方?

她总是面带笑容,对公公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但是,三个月前,听到同样的话出自商店街会长的口中时,她忍不住「啊!」了一声后,内心产生了罪恶感。原来并不是因为公公老糊涂,随便多加了一、两个零。

「三波春夫也曾经来过商店街一年一度举行的购物节……」口齿不清的公公话还没有说完,菜菜子就为他盖好被子说:「那真是太好了。」这也成为她和公公生前的最后一次接触。岁月匆匆,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初把公公的话当作耳边风,以为八成只是和三波春夫的名字很像的搞笑艺人曾经来过这里,现在回想起来,搞不好确有其事。

八年前结婚时,公公还没有整天躺在床上,但认知能力已经大幅衰退。虽然明知道这一点,但还是对他不把自己当媳妇,只是当成店员的态度感到生气,觉得既然这样,自己也就用这种态度对待他,所以不愿多听他说一句废话……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当初应该认真听一下像闪亮的结晶般留在公公脑袋里的那些陈年往事。公公从来不曾对她口出恶言,很有从战前就在这里经营老舖佛具店的老闆风範,即使已经卧床不起,只是为他倒杯茶,他也会用诚恳的语气道谢……

菜菜子在参加例会时,心不在焉地看着蓝底白点的茶杯想着这些事,根本没认真听大家在讨论的议题。当区域会长的南北货老闆叫到她的名字时,她搞不清楚状况地应了一声,结果就接下一个莫名其妙的差事。

「第一届花咲购物节at乌托邦商店街」

菜菜子打开印刷厂刚送来的包裹,折开包裹外的牛皮纸,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张满是色彩缤纷的鲜花、仍然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海报,以免不小心被富有光泽的纸张角落割破手指。她负责分发和张贴这些海报。

因为她担任这次睽违十五年举办的购物节的干事,这也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商店街第一次举办购物节。

商店街从一丁目到五丁目分为五个区域,一丁目是经营多年的老店密集区。那天是一丁目的定期例会,所以她以为大家都知道,她根本无暇接下这种费心耗时的差事。

虽然她前一刻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但当从刷毛夹克的口袋里拿出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时,她下了决心,然后站了起来。

——呃,那个,相信各位都了解我家的情况,如果接下这种大任,可能反而会给大家添麻烦……

菜菜子的独生女久美香刚满七岁,去年在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去幼稚园上学的路上,发生车祸,幸好救回了一命。但车祸至今一年,仍然无法自行站立,必须靠轮椅生活。

——今天是每月一次的定期例会,我老公会提早下班回来照顾女儿,但如果例会的次数增加,他恐怕就无法每次都回来帮忙照顾孩子。

菜菜子的丈夫堂场修一在八海水产工作,担任冷冻食品第四组的组长,所以不方便早退。而且同一个职场的同事都很帮忙,已经尽可能让他在学校有活动时安排休假了。

——妳可以带久美香一起来啊。

担任「鼻崎和菓子店」会计工作的老闆娘说。

——我家孩子还小的时候,我都是带着他们一起做购物节的準备。带着孩子一起把抽奖奖品的和菓子装进袋子,或是让小孩子写摊位的牌子,小孩子通常比大人更投入。久美香应该也会很开心,啊哟,之前「小心火烛」的时候,她不是也很认真吗?

那是年底的夜间巡逻轮值。鼻崎乌托邦商店街每年十二月一日至十日期间,每天晚上九点,会轮流派人一边敲着梆子,一边喊着「小心火烛」,从商店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巡逻。每年的这个活动由商店街的各个区域轮流负责,一丁目规定每天由一家店派人巡逻,虽然每隔五年才轮到一次,但去年底,在月曆上记录巡逻的日子时,心情就忍不住忧郁起来。

年底是八水一年之中最忙碌的季节,修一经常要加班。菜菜子想像着独自穿上衣襟上写着「小心火烛」、已经褪了色的深蓝色短褂,垂头丧气地走在铁门都已经拉下的漆黑商店街,胃就开始痛了。

我才不要一辈子住在这种乡下地方。大约是中学二年级父亲再婚时,她就有了这种想法。只不过虽然读短期大学时一度离家,但没想到竟然又回来这里,而且还嫁到这种仍然保留了许多老规矩的商店街。全都是因为在成人式上巧遇高中时从来没有说过话的老同学,老同学说的「回来就好了啊」这句天真无邪的话,和他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影响了自己。

那并不是只对自己说的话。

每次想到这件事,菜菜子就会拿起钩针,专心一致地编织花朵。当初是婆婆道子教她编织,说是把空虚和怒气变成花朵,心情就会稍微好一点,但婆婆五年前戴着充满怨念的披巾,抛下卧病在床的丈夫离家出走了。有朝一日,我也要离家出走。虽然菜菜子无数次这幺幻想,但她知道这种幻想不可能成真。

如果我走了,久美香该怎幺办?

但久美香的存在绝对不是她的脚镣。

——久美香也想去那个「小心火烛」。

吃早餐时,久美香看到餐桌上放着夜间巡逻用品的盒子,敲着木梆子说道。

——晚上又冷又黑,妳一定会很害怕,想要赶快回家。

菜菜子想像着母女两人走在漆黑商店街的景象,想像着比起敲梆子的声音,轮椅的声音更空虚地在寒冷夜空中迴响的悽楚景象。

——不会,一定会很好玩,然后我要告诉惠理老师,大家一定都觉得我很厉害。

菜菜子端详着女儿的脸想道,原来在小孩子的耳中,梆子的声音可以向其他人炫耀。女儿双眼发亮。她正準备答应,刚起床的修一抓着头走了出来。

——那爸爸今天也早点回来。五年才一次的愉快轮值,我可不想被妳们排挤。

修一前一天晚上加班到很晚才回家,吃晚餐时,巡逻用品就已经放在桌子上。虽然他昨晚就看到了,却一副视而不见的态度。

——真的吗?但是,卡答卡答要给久美香敲喔。

父女两人隔着桌子,满脸笑容地勾着手指。修一以前经常因为加班而放她们母女鸽子,自从久美香出车祸之后,就没有再食言过。

一家三口走在商店街的身影和菜菜子原本想像的感觉完全不同,短褂刚好是修一的尺寸,穿在他身上完全不觉得寒酸。久美香叫着:「小心火烛」的声音精神饱满,几乎穿越了有许多破洞的商店街拱形天花板,直达星空。这是车祸发生之后,菜菜子第一次听到久美香这幺响亮的声音。

他们还发现靠近海岸边、感觉有点冷清的五丁目新开了咖啡店和杂货舖。

——我想起来了,工厂里的几个计时工说来这里吃了焗烤咖哩饭,店里还有现在很流行的鬆饼。

修一说道,那个週末,一家三口立刻造访了这家「花咖啡」。

拜商店街的老规矩所赐,才能够拥有这些时光。

——我还是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购物节活动的干事,还是请之前参与过购物节活动、有经验的人来担任比较理想。

她再度擦着汗。虽然淡粉红色的手帕上沾了厚厚的粉底,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事的时候。轮不到自己这种年轻人出面担任什幺干事,目前大部分聚集在活动中心的人从三波春夫来这里参加购物节的时候,就已经住在这条商店街上,应该很熟悉购物节的準备工作。

——因为这次的购物节和我们想像中的不太一样啊。

和菓子店的老闆娘皱着眉头说。她告诉菜菜子,这次的购物节活动是在五丁目开了新店的人提议之下决定举办的,并不是恢复传统的商店街购物节活动,而是要吸引年轻人来「鼻崎乌托邦商店街」。

——所以,我觉得一丁目也要派年轻人出马,我们这些老人搞不懂什幺是艺术,那就拜託妳了。

被人双手合十、鞠躬拜託,菜菜子也就无法拒绝了。

——早知道妳会抽到下下籤,我去参加例会就好了。

菜菜子向修一报告时,他露出一副好像是他接下了重责大任的表情,叹着气说。那天晚上,菜菜子拼命编织花朵。即使修一去了,结果也一样。无论是谁接下了这个任务,干事的工作都必须由菜菜子去做,就像她必须独自张罗佛具店的大小事一样。她编织、编织、拼命编织花朵。虽然不知道自己编织的是玫瑰还是牡丹,但花朵的种类并不重要,菜菜子只会编织这种图案。之前曾经买过一本主题编织的书,却完全看不懂织图的符号,最后塞进了书架。只是她觉得如果把这些编织好的花朵都连结起来,自己就能围上这条编织的披巾离开这个城镇,所以她把编织好的花朵都丢进纸袋,塞在壁橱里。

定期例会的隔週,菜菜子照顾久美香上床睡觉后,前往集合地点的五丁目「花咖啡」。其他成员已经聚集在店中央那张由一整块木板製成的大桌周围,包括菜菜子在内,有三男三女,总计六个人。虽然是商店街的聚会,但她不认识任何人。而且……

有一半以上不是鼻崎町的人。

菜菜子仔细观察每一个人后不久,就直觉地意识到这件事。在场的并不都是俊男美女,每个人的服装虽然有各自的个性,但并没有奇装异服。相反的,手拿资料夹、扮演主导角色的女人一身自然朴实的打扮,和乡下海港城镇的感觉相得益彰,却反而更显得格格不入。

那是都市人嚮往的乡间生活装扮。

——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开会吧。

果然不出所料,这位把一头长髮盘在头顶,穿着黄绿色宽鬆法兰绒上衣的女人开口说话时,完全没有这个海港城镇独特的口音。她自我介绍说,她叫星川澄玲。

——今天只是大家相互认识,可以轻鬆闲聊一下。

她的话音刚落,吧檯内便传来滋滋的声音,奶油的香气扑鼻而来。写在像切菜板大小的木板上的菜单递到菜菜子的手上,请她点喜爱的饮料。菜菜子原本想点卡布奇诺,但最后点了热咖啡。因为她觉得把菜单上圆滚滚的「卡布奇诺」四个字唸出来有点难为情。

菜菜子旁边的女人点了卡布奇诺。她穿了一件宽鬆的毛衣和牛仔裤,菜菜子觉得她也不是本地人,但是她和澄玲的感觉又不太一样。她把毛衣的袖子随兴地挽到手肘附近,戴在手腕上设计简单的K金手鍊闪着亮光。

她是都市人。不,她是嚮往都市,或是仍然留恋以前在都市那段时光的乡下人。这个人搞不好是在鼻崎町出生、长大的。

——妳是久美香的妈妈,对吗?

菜菜子正在打量她手上闪亮的手鍊,她突然开了口。

——是啊……

菜菜子在回答的同时,仔细打量着她的脸,但以前从来没见过她。

——我女儿和久美香读同一所小学,是四年级的相场彩也子。

相场彩也子。这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啊!她想起来了。

——她之前捡到我女儿的票夹!

久美香就读的町立鼻崎第一小学禁止学生带手机,要打电话时,必须使用教师办公室前的公用电话,所以菜菜子让久美香随身带电话卡。修一每天上班时顺便送久美香上学,放学时,菜菜子会开车去接她。菜菜子都配合她放学时间去学校接她,久美香很少打电话回家,但那天因为流行性感冒蔓延,学校提早放学,久美香打电话回家。打完电话后,久美香把票夹忘在电话旁,第二天,学姊把捡到的票夹还给了她。

——啊哟,彩也子做了什幺吗?

彩也子的母亲似乎不知道这件事。菜菜子简单地说明后,微微站起身鞠了一躬说,上次真是太谢谢了。

——这点小事,根本不值得谢啦,但有认识的人真是太好了。因为我不太了解商店街的事。

——我也一样,第一次接下这种大任……

包括小学的班级干部在内,她向来没有担任过什幺重要的角色。这时,鬆饼和饮料送了上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澄玲确认送到每个人手上后,提议按顺时针的方向自我介绍。

澄玲是这次购物节活动的提议人,也是整个商店街的总代表。五丁目的代表是宫原健吾,他是「花咖啡」和隔壁那家杂货舖「花工房」的老闆,也是澄玲的伙伴。因为他们的姓氏不同,所以应该不是夫妻,只是菜菜子并不知道他们是工作上的伙伴,还是私生活的伙伴,也不想问清楚,但充分感受到健吾和澄玲身上散发出相同的感觉。

一丁目的代表是「堂场佛具店」的菜菜子,二丁目的代表是和服店「大和屋」一位姓大原的男士,他只说了自己的姓氏。他比其他成员大了超过两轮,所以尴尬地抓着头说,早知道应该请年轻人来当代表。三丁目的代表是「玫瑰髮廊」的舟桥彻。听到「玫瑰髮廊」的名字,菜菜子紧张地抬头看向舟桥,但舟桥完全没有看菜菜子一眼。四丁目的代表是杂货和二手童装店「小天使」的相场光稀。——以上成员是这次购物节的干事。

这些成员每个星期开一次会,如今距离购物节只剩下一个星期。菜菜子的工作不像原先担心的那幺辛苦,第一天开会时,购物节的概要就大致决定了,只要按照澄玲发的工作表执行就好。把海报捲起、用橡皮圈固定,装进纸袋后,发给一丁目的各家店。

「啊哟,真时髦啊。」

鼻崎和菓子店的老闆娘打开海报后说道,但菜菜子觉得这句话听起来不像称讚。

「请问老闆娘决定购物节要提供的优惠了吗?」

菜菜子负责问每一家店提供的优惠项目,彙整之后交给澄玲。

「我打算把一百五十圆的樱饼卖一百圆。」

「卖这幺便宜没问题吗?」

「毕竟是十五年来第一次举办购物节嘛。」

很庆幸这些老店家都二话不说地接受了菜菜子向他们报告的内容。

发完海报后,她走去位在商店街入口的一丁目公告栏。这里是车站前的入口,所以海报要贴在显眼的地方,但一张榻榻米大小的公告栏上已经贴满了各种海报。因为没有过期的海报,所以不能擅自撕掉。

她打量着公告栏,思考着哪张海报被遮住一个星期也没有关係,立刻和一个满脸凶相的男人四目相接。

「你是芝田吗?」

那是通缉令的海报。五年前,邻市的一个家境富裕的老人遭到杀害。嫌犯是八海水产的员工,案发当时,全国各地的新闻大肆报导这起命案,町内的人和八水相关的人也整天讨论这起命案,但过了半年、一年,都没有抓到嫌犯,新闻也没有再播报后续消息。

反正遭到杀害的老人并不是鼻崎町的人,如果警方有意见,到时候再撕掉就好。菜菜子用图钉把色彩鲜豔的海报贴在通缉令上,就像是为了掩盖这起命案。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幺坏事,还是一路跑回了店里。

在购物节之前还要準备集点卡的奖品。在各区域的商店购买商品时,请店家在专用的集点卡上盖章,把集点卡拿去总部,就可以参加抽奖活动。由各位干事的店家提供一等奖到五等奖的奖品,堂场佛具店负责準备五等奖的奖品。

必须用澄玲準备的和纸把薰衣草香味的线香包起来。

把十根紫色的线香放在淡粉红色的长方形和纸上,然后用和决斗书相同的折法,先将左右两侧折起,然后再折上下两侧。翻过来时,要让预先盖了印章的文字刚好位在正中央。

「花咲,香味。」

乍看之下,像是以前的电报文,有点艺文气息,但看不懂是什幺意思。花咲和鼻崎的发音相同,应该是取自鼻崎的谐音,表达花开的意思。香味是线香的卖点,但花开香味到底是怎幺回事?这是正确的日文吗?更重要的是,虽然是末奖,但是有人拿到线香这种奖品会高兴吗?菜菜子曾经向澄玲提议,既然奖品的费用由购物节的预算中支出,是不是请和菓子店提供奖品更理想,但她马上否定了菜菜子的提议,说各个区域必须以相同的条件提供奬品,以免之后其他店舖认为不公平。问题是佛具店能够提供什幺奬品?

菜菜子为这件事伤透了脑筋,澄玲亲自来到店里,问她有没有和花卉有关联的商品,然后拿起了线香的盒子。

「这太厉害了,光是国产的线香就已经很有价值了,而且生产地竟然就在鼻崎町,这是怎幺回事?」

鼻崎町在靠八海水产繁荣之前,是线香的知名产地。菜菜子把小学时学的知识告诉了澄玲,并告诉她,鼻崎町的海岬那一带以前是一片除虫菊田,那是製造蚊香的原料。

「我就是在找这种故事。」

澄玲说着,拍了拍手,决定把线香作为奖品,两天之后,就把和纸送了过来。菜菜子必须做五百个奖品。会有这幺多人来吗?虽然她内心涌起了新的不安,但做了五十个左右后,就觉得这个问题不重要。和主题编织一样,手工作业可以让脑袋放空。

最重要的是,久美香很期待购物节,好几次都说,妈妈是干事啊。每次想起久美香欢快的声音,就觉得写了「花咲,香味」的包装也渐渐变得可爱,也稍微有点期待购物节了。

【延伸阅读】

#妞书僮

本文摘自《理想国》

妞书僮:这座杀人村竟然是女主角心中理想的乌托邦?《理想国》新书转载 

出版社:皇冠文化

作者:凑佳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

猕猴桃FF生活汇|快乐分享生活|改善传统的消费习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